新葡萄京官网--新葡萄京官网(欢迎您!)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13,170
  • 关注人气:6,822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庚子事变记(一)

(2020-05-14 22:41:29)
新葡萄京官网标签:

杂谈

 庚子事变记(一)

   (紫禁城。摄于午门)


庚子事变记(一)

 

        庚子事变,指清光绪二十六年(公历1900农历庚子年)京津冀晋一带义和团民以扶清灭洋为旗帜,焚烧西洋教堂,杀害传教士及中国教民,并配合官军围攻各国驻北京使馆,致八国联军进京,光绪慈禧帝后西狩(帝后出逃之雅称),清廷于次年(辛丑年)与当事国签订条约而告终的重大事件。又称庚子国变、庚子国难,亦教科书所谓义和团运动。

       本篇参酌《清史稿》、罗惇曧《庚子国变记》《拳变馀闻》、辜鸿铭、孟森《庚子拳变始末记》、《清朝野史大观.清朝史料》、《景善日记》等文献材料,对此次事变做一简要记述。该文以述为主,本人几乎未作申论,故名为

 

义和团之得名

 

       义和团正式得名于光绪二十五年(1899)十月间,此前称义和拳。义和拳始于清嘉庆朝,属白莲教支流,一说源于八卦教,发轫于山东省。早期以反清复明为号召,为清廷所禁止,有犯者处以极刑。朝廷禁令虽严,山东、河北一带仍有秘传其术者。

       光绪二十五年多省闹教案(西洋传教士与本土纠纷),民间灭洋之风日盛。义和拳遂复燃于山东,又称大刀会。匪首朱红灯倡言灭西洋教,围攻教堂杀害教民,并击杀官军数十人。时任山东巡抚毓贤,字佐臣,内务府汉军正黄旗人。他仇恨西洋人,认为民心可用,遂对义和拳进行招抚编入团练,为其更名为义和团,并建立团旗,上书字。义和团自此得名,于山东省成为合法组织。

 

义和团传习之术

 

       义和团得毓贤招抚,灭洋之风愈烈。山东境内的西洋传教士请求巡抚毓贤给予保护,毓贤置之不理。有传教士即求告本国驻北京使馆。法国大使遂向清廷总理各国事务衙门(简称总署”“总理衙门,系办理外交事务的中央机构,类似今外交部)提出交涉。清廷便将毓贤调离山东改任山西巡抚,派工部侍郎袁世凯任山东巡抚。时为光绪二十五年底。

       袁世凯赴任后一改朝廷对义和团安抚之策,力剿拳匪。他认为义和团所说的降神附体为邪术,拳会为邪教。他专门刊刻发行《义和拳教门源流考》(晚清学者劳乃宣著),宣讲义和团即白莲教,并张贴告示以期家喻户晓。为破除民众对义和团刀枪不入之迷信,袁世凯当众枪击拳匪以验其术,该人应声倒地而亡。妖术被揭穿,民心渐定。袁世凯遂率所部武卫军追剿境内拳匪,诛杀匪首朱红灯。数月后匪势大衰,于山东省不能容身,馀党遂窜至直隶省境内(今河北省)。

       直隶省义和团主要分为两支。一支为河间府景州献县之亁字拳,一支为沧州静海间之坎字拳。亁字拳系乾隆间离卦教郜生文余孽,坎字拳系嘉庆间林清余孽,两支皆尚红色。随后亁字拳又生出黄色一派。

       亁、坎两派之别在于传习术有所不同。亁字拳令习术者咬牙闭口伏地,用鼻子呼吸至满嘴白沫,则呼神降,起而持械而舞,力竭乃止。坎字拳令习术者焚香诵咒叩拜,先直立于地,继而扑倒,再起立持械而舞。另有坤、离、震等分支,传习者甚寡而未成气候。惟乾、坎两支为大宗,纷扰于京津冀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庚子事变记(一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义和团民。网络图片)


      义和拳自称神拳,以降神附体号召民众,号令皆神语。其所降之神有:唐僧、孙悟空、猪八戒、沙僧、黄飞虎、黄三太、玉帝、关羽、赵云、马超、黄忠、二郎神、尉迟敬德、秦叔宝、杨继业、李存勖、常遇春、胡大海、梨山老母、西楚霸王、诸葛亮、姜太公等,其所号诸神皆源自《三国》《西游记》《封神榜》《隋唐演义》等小说评书,毫无定法。其传习咒语有:快马一鞭,西山老君。一指天门动,一指地门开。要学武艺请仙师来。”“天灵灵,地灵灵,奉请祖师来显灵。一请唐僧猪八戒,二请沙僧孙悟空,三请二郎来显圣,四请马超黄汉升,五请济颠我佛祖,六请江湖柳树精,七请飞镖黄三太,八请前朝冷于冰,九请华佗来治病,十请托塔天王、金吒木吒哪吒三太子,率领天上十万神兵。

       其所练之术分清功与浑功。浑功百日而成,称可避枪炮即刀枪不入。清功四百日而成,称能飞翔升天。传习拳术者多欲速成,以浑功为主。临阵交战时,佩小黄纸神像。此神有头无足尖指,耳腰际间作狗牙诘屈状。下写一行字云:云凉佛前心,玄火神后心。拳民冲杀时口中念咒则枪炮不入:左青龙,右白虎,云凉佛前心,玄火神后心,先请天王将,后请黑煞神。其诵声未绝,即中弹倒毙。

       庚子年四五月间,直隶天津一带又传红灯照一流。红灯照者皆十来岁幼女,身着红衣红裤,头挽双丫髻,年纪稍长者则盘高髻。左手持红灯,右手握红巾与红色折扇。起先有老孀社坛授法,数十个幼女环侍左右,四十五天后传习完成,称太师姐,遂再转授其他幼女。习术有成者即自搧折扇,人随之而起高入云端。此类红灯照者于空中直立,抛下红灯即渐化为明星,或上或下或近或远,或攥聚如连珠或迤逦如贯鱼。民众竞夜狂走观看,皆云亲眼目睹。红灯照自称能于空中掷火至洋人居所,并呼风助火将其焚烧殆尽。天津一带民众对此深信不疑,入夜家家悬挂红灯以迎红灯照仙姑降临。

       另有砂锅照者,于开战时为拳民做饭。砂锅照每人背一大锅,自言可供百人饭食。此类皆乞丐。挨户索取柴米,无人敢拒绝。

       义和团认为洋人洋教及洋人所造之物皆为中国之祸,大到铁路、电线,小至洋书洋布洋火,见之皆毁。他们称洋人(含传教士)为大毛子,信仰基督教(含天主教)及从事洋务者(含开洋行洋货铺等)为二毛子,看洋书用洋货者为三毛子。所有毛子,遇之则杀无赦。

 庚子事变记(一)

(总督府蜡像。摄于保定直隶总督府)

义和团二首领

 

       直隶省境内义和团主要首领有二,一为张德成,一为曹福田。此二人皆由直隶总督裕禄奏于朝廷。

 

张德成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张德成,直隶白沟河人,以撑船为业。义和团传至静海县独流镇。一天张德成见几个小孩儿习拳,即在旁边睨笑。有人问他为何发笑,张德成答此为神拳也。众人认为他有神功,便叩头求授。张德成乃取一秫秸秆儿并黄纸扔在地上,让众人拾起。有数名壮汉上前皆不能拿拾取。众人大惊,拜服曰:真神师也。遂相拥张德成进入一大宅院,并设坛供其传授法术。

      消息传开,远近拳民争来归附,或遥受其节制。张德成自此于独流镇声势显赫。他常对众徒说:我刚才瞌睡时,元神到了天津紫竹林(洋人租借地),看见洋人正解剖女人,以秽物涂楼上为压我神团法术。又说:我元神到了紫竹林,将洋炮管盗走,其大炮已不能用。某日,张德成带领众徒绕独流镇外行走三圈儿,以木杖画地曰:一圈儿是土城,一圈儿是铁城,一圈儿是铜城,洋人皆不能越过此三城。

       五月间,有直隶省四名道员乘船赴天津过独流镇,被拳匪捉拿将要砍杀,四道员皆叩首乞求保命,遂被绑缚至神坛。张德成得知四人皆大官,便命松绑延坐。即向四人炫耀其法术如何高妙,让四人转告总督拨饷银二十万两,即可担当灭洋之任。四道员皆受命,上书直隶总督裕禄。裕禄得知后便书信召张德成来总督府,张不至。裕禄再召,张德成怒曰:我非官非吏,为何以总督威严凌辱我?裕禄道歉,即派八抬大轿迎张德成至总督府。宴席间,张德成忽作瞌睡状,呼之不应。不久张德成欠伸起,拿出洋炮管诸事,说:我刚才元神已走,这是新从洋人之处窃得,敌炮已成废铁矣。裕禄深信,敬之有加。此后张德成随便出入总督府,炫耀于众拳民。

       裕禄将张德成事奏报朝廷,称其年力正强,志趣向上,后又屡报其战功(皆虚假),朝廷遂赏张德成头品顶戴花翎赐黄马褂。

       各国联军攻占天津城,拳民作鸟兽散而逃。张德成挟巨资至王家口,令王姓盐商提供食宿用具。王某给他找来二人轿,张德成怒曰:总督衙门以八抬大轿请我都时常不至,你竟敢如此亵渎我?王盐商不得已,借用关帝庙的绿呢轿迎接他。摆宴时,张德成对满桌酒席称无下箸处,起身而去。村民对张德成如此无礼愤恨至极,即将张德成捕获,张身边馀匪皆逃走。张德成磕头向村民求饶。众人说:试试他能避刀剑否。遂乱刀共斫,张德成顿成血肉矣。

       馀匪逃至白沟河,推举张德成之弟张三为首领,称三师父。挟其至独流镇,仍立天下第一坛,号称张三神力是张德成十倍。不久,联军部队至乡村,村民共逐张三,馀匪尽散。

 

曹福田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 曹福田,天津静海县人,无业游民,嗜鸦片。拳匪进入直隶,曹福田趁乱煽惑民众起事。至天津,曹福田登土城楼问旁人租界在何处。本地人答在东南方。曹福田即伏地向东南叩首,良久起身曰:洋楼毁矣。时东南方果有烟起(实为恰有民居被焚),众皆悚然,以其为神。曹福田之名自此在天津传开。

       曹福田入城,商民皆跪迎。曹骑坐马上令众人起立,说无须跪迎。商民进以素食白斋,曹福田说:不必,我食酒肉。他闻知城内洋货店多被毁坏,即说:洋货进入中国很久了,商民有何罪过?天津商民更加信奉曹福田。

       曹福田上前线与敌交战,骑高头大马,戴水晶墨镜,叼洋烟卷儿,足登缎面靴,腰系红带,肩背快抢,腰插小洋枪,手持一秫秸秆儿。其队伍敲洋铁鼓,吹大螺。红色旗帜,中间写一字,侧面书扶清灭洋天神天将义和神团。一次行至马家口,有人说前面埋有地雷,曹福田便下令绕道而归。他还下令商民准备数千个蒲包、麻绳用以蒙首绑缚洋人。而他只每日列队于街衢行走,并不敢与洋人接战。

       直隶总督裕禄同样把曹福田虚报战功上奏朝廷,曹获赏头品顶戴花翎并黄马褂。当时天津商人及士绅顾虑开战会使全城糜烂,联名力请裕禄议和。裕禄让他们向曹福田请命,遭拒。曹福田说:我奉玉帝敕令率天兵天将尽杀洋人,怎敢违抗玉帝命令。商民极力哀求,曹福田怒曰,再言议和则杀无赦。天津陷落后,曹福田化妆潜逃至静海县。次年正月曹福田逃回家乡,被乡民捕获押送官府,被磔杀。(待续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前一篇:捕蛇新说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< 前一篇捕蛇新说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