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官网--新葡萄京官网(欢迎您!)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民为贵四世
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621,406
  • 关注人气:6,821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唱戏讲“通大路”

(2013-07-09 19:25:32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唱戏讲“通大路”

 

     过去伶人唱戏讲“通大路”。通大路就是唱念做表平正规矩,没有花里胡哨的所谓特点。它看似简单,实则不易。可以说,剧艺的最高境界就是“通大路”。

     伶界有术语叫“大路”,又叫“官中”。指内行皆知且普遍遵循的基本表演规范。大路谈不上精彩,却无毛病,但它与“通大路”不完全是一码事。

     昔年伶人入行学戏,第一道环节是开范儿。范儿正关乎一辈子的戏饭,老伶人常说“头一口吃的是人奶”,指的就是范儿开得正。小孩儿学戏不怕不会,就怕开错了蒙。打小学歪了要想改,比重新学还难。所以给小孩儿开范儿的先生不一定是台上大角儿,却一定戏路规正,无半点儿毛病。早年程长庚办三庆的四箴堂小班儿,很少请台上好角儿给弟子开蒙(唱戏的角儿也没时间教戏),他自己也不教戏,专门请行内路子正,肚子宽的老角儿给学员开范儿。像南方的昆乱名家朱洪福等,玩意儿严实规矩。再比如给余叔岩开范儿的吴连奎,给梅兰芳开范儿的吴菱仙,以及富连成社的诸位先生,都不是台上演戏能手(萧长华先生另论),却是戏路规范的好教习。他们没有一位以宗某某派享名,传授给弟子的就是“大路”。

       小孩儿学戏,无外背词儿、吊嗓儿、咬字、排身段、练把子等基本功课。按老谭(谭鑫培)的话说,决乎不能今天背一套长庚的《昭关》,明天描一段儿三胜的《捉放》。也就是说伶人入行,谁也不能起手就宗哪派。把大路活学瓷实就有戏饭吃。伶界的这一传统,直到五十年代初仍是如此。那时戏校开老生范儿的鲍吉祥先生,绝不让孩子刚一上胡琴就来一段儿“麒派”,而都是最基本的老生腔儿。

        这两天电视里播放少儿京剧比赛,有八九岁的孩子在台上唱程派青衣。评委刘桂娟说“听你唱程派我很高兴”,这话似乎不大对头。固然刘桂娟学戏时,老派儿的规矩已不那么严实。但青衣开蒙应还是《二进宫》、《玉堂春》等骨子戏,唱法也是多宗梅、张。一般不会以《锁麟囊》等程派戏起手入行。小孩儿是童音儿,学青衣,总该先把青衣大路腔儿学好唱好。不冒调不凉调,不黄腔走板,吐字真,咬字准,有调门儿,有立音儿有亮音儿,有京剧味儿就相当不易。若再嘴里讲究,扮相好,身上有样儿,那就是角儿坯子了。所以笔者以为,不管这些小孩儿将来吃不吃专业饭,开范儿还是以大路为正。

     话题回到“通大路”。“通大路”往往是剧艺达至顶峰者用来说自己的一句话。比如晚辈找老谭对戏,老谭常说:“不用对,我的玩意儿都通大路,你按规矩来就行了。”梅先生也常说“我们唱戏讲通大路”。此处的“通大路”,准确的含义是规矩圆融中正平和,不奇不险,不邪不怪,即所谓绚烂之极归于平淡。谭鑫培、杨小楼、余叔岩、梅兰芳四人可自诩“通大路”,略微弱一点儿的恐不敢言此三字。

     通大路起始于大路。伶人出徒后搭班唱戏,总会根据自身的条件与悟性而有所得。聪颖勤奋者由所得而实践,由实践而宗某派,形成自己表演风格。这可称作绚烂。再经过一段时间锤炼砺磨,火气殆尽,不见丝毫造作雕琢,不见特点,剧艺与自己完全融为一体,此即可谓之“通大路”。而到达这个层次火候的,除了勤奋用功,还须过人的天赋。故而十分难得。

    “通大路”可以用中、正、平、和四字概括。梅兰芳先生即把中正平和作为演剧的最高境界。中为不偏,正为不邪,平为不险,和为不怪。唱戏最讲正和圆,最忌偏和怪。“通大路”的境界之所以高级而难得,是它具有说不出来的好。论特点,没特点;论毛病,没毛病。却让人耳目愉悦,心旷神怡,勾人上瘾。

     张伯驹先生是京剧的大行家。他谈论最多的是杨小楼、余叔岩、梅兰芳三位。有人问他杨、余、梅的特点,他答:“我听了一辈子戏,也不知道什么是特点。”有人给张先生举了言派老生的例子。张先生道:“这就是特点?我看你说的都是毛病。……他嗓子好时候和余叔岩一样,都学老谭,规规矩矩,没什么特点。后来嗓子不行了,下了海指着唱戏吃饭了,只好编出些怪腔怪调来对付着唱。所以你说是特点,我说是毛病。”“唱戏最讲一个圆字,唱念要字正腔圆,使身段,打把子也看的是圆,圆就是中正平和。什么戏有什么戏的规矩尺寸,照着规矩尺寸唱,就没有什么‘特点’。不照着规矩尺寸唱,才能叫人家看出‘特点’来。”

    “唱戏的最讲规矩的三个人是杨小楼、余叔岩、梅兰芳,要说特点,中正平和就是他们的特点。你说他们的戏哪儿好?哪儿都好,你说他们的戏哪儿不好?没哪儿不好。听戏的人有的爱听这一派,有的不爱听那一派,我没听说有不爱听杨小楼、余叔岩、梅兰芳的。学戏的也是,学杨、余、梅的绝学不出毛病来。”

     张先生说杨、余、梅没毛病,是指他们三人的唱念做表处处圆正,近乎完美。“怪”是京剧的大忌。台上的“怪”就是“害”,所以早年伶界有“除三害”、“四大怪”等戏谑之言。凡“怪”者,都是限于本钱不好,正路难走而不得已为之。无外乎试图以奇取胜,以险取胜,以怪取胜,这些都不是“大路”。故而绝难“通大路”。

       万事同理。中正平和也是一切事物的最高级形态。《中庸》讲:“中者也,天下之大本;和者也,天下之达道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

       戏虽小道,而正如月印万川,它照样儿含着中国哲学的最高见识。


唱戏讲“通大路”
杨乃彭、康万生、吕洋 《二进宫》


唱戏讲“通大路”
杨少彭、郑潇 《二进宫》


唱戏讲“通大路”
杜鹏、王蓉蓉 《三娘教子》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,新葡萄京官网平台,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